本文引用自wlf43 - 你,正在經歷些什麼?

你,正在經歷些什麼?(圖文:超級富有的幸福幸運女Antonia Wang)

在我專科畢業後的那幾年,我在一家很有名的貿易公司上班,那時候的男友正在當兵,等他退伍之後,他找了個便利商店大夜班的工作,持續的打工着,那時候的我很不以為然他的懶散,常常叨念的他的不長進,叨念到連我都開始討厭了自己。

多年之後的我才懂那時候的他正處於剛剛退伍,所有學校學的東西全都變得模糊與生疏,那時候的他沒有自信,也還摸索不到自己未來的路,面對一個已經工作快兩年,每天自信的穿著套裝上下班的女友,他的心更慌。

那時候的我不懂他的恐慌,不知道他正在經歷人生中最迷惘的一段時光,我用着我的標準一直的壓迫着他,直到我們都倦了也累了。


多年後的我,跟著另一個男人結了婚,我的老公從建築本業剛剛轉入室內設計的領域,剛剛轉業的他一直在摸索,也有很多奇奇怪怪的機會找上門。

曾經,他被朋友騙了一筆為數不少的錢。
曾經,他也為朋友做過白工。
曾經,他也為朋友籌錢保人出來。

每當遇到這樣的重大事件,被長輩知道了,總會唸我:『妳這個老婆怎麼當的?就不會好好唸唸罵罵妳老公?不會管好妳老公嗎?』

那時候的我總會回嘴:『他在經歷的事情已經夠他受的了,這麼相信的朋友背叛他,已經夠難受了,我罵他做什麼?靜靜的陪著他熬過就好。』

是呀!多年後的我終於知道,我的年紀比我老公年長,經歷的事情、走過的環境又比他複雜許多,我知道他將經歷什麼,我也知道他正在經歷什麼,我可以未卜先知的一直叨念著他,我也可是事後碎碎念的說:『活該,誰叫你不聽我的。』


然而,那時候的我或許已經知道了,去理解『對方正在經歷什麼』,比『我要他做什麼』更重要。

 

我不該把他該經歷的人生經歷,只剩我的叨念與咒罵。


當了媽媽之後的我,常常在一旁觀察着孩子,我曾經看著剛滿兩歲的孩子在慶生會中排隊玩戳戳樂時,一直很興奮的插隊,那時候的我一句話都沒說,一直看著孩子面對別人的抗議還一頭霧水,夜晚回到家,我邊陪孩子玩邊在地板上擺積木,每個積木都有不同的人名,大家在排隊,我用積木解釋着什麼是排隊?什麼又是插隊?插隊會有哪些狀況?

 

我可以在當場大喊女兒『要排隊』,也可以動手一直拉著孩子去後面排,但是,那是『我要孩子怎麼做』,事實上,孩子正在經歷自己行為造成別人抗議的過程,我讓孩子走完整個過程,也在這過程中看到孩子的難處,回到家後用一種遊戲的方式讓孩子懂得。


這樣的狀況常常發生,當我希望孩子乾乾淨淨的不要弄髒新衣服,而孩子卻看著雨停後的沙坑眼神發亮時,我該想的是『我要她乾乾淨淨的』?還是我要尊重她『正在擁有對一樣事情產生興趣的快樂』?

 

當她哭倒在遊樂場門口時,我想的該是『我要妳趕快給我回家』,還是陪著孩子一請渡過『正在面對自己心中那捨不得又玩不夠的情緒』?


當孩子拒絕學習的時候,我該想的是『那貴森森的學費不要浪費』,還是陪著孩子渡過『面對學習的困難』?


當逛夜市的時候,孩子討抱時,我想的是『這麼大了還要抱』,還是理解孩子想要『跟大人一樣高度看夜市商品,而不是一直看別人腳底』的心情?

 

女兒五歲八個月的某一天,天氣很冷,孩子跟朋友們已經玩了一整個下午,我在寒風中吹了一天的風,看著孩子們開心的玩著,我的腰已經酸到幾乎無法站立,擤鼻涕的手也沒停過,好不容易等到孩子們願意回家了,我打電話請老公開車來接我們回家。

我帶著開心的女兒拖著大包小包的東西,慢慢地走一段路從圓山捷運廣場走到中山北路上,我走得很慢,因為每一步對我來說都伴隨著痛楚,好不容易走到了定點,正準備打電話請老公把車開過來時,女兒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玩具小粉盒,一打開小粉盒發現裡面玩具粉撲不見了,她開始焦急地翻自己的口袋跟包包,然後放聲大哭了起來。

她哭得很傷心,我放下了電話,緊緊地擁抱着孩子,女兒一直哭『不見了,不見了,我有收好呀!』

我抱著孩子說:『東西不見了,一定很難過吧,媽媽懂。』,我緊緊地抱著孩子,聽著她大聲的哭泣着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女兒繼續哭著,邊哭邊啜泣的說:『媽媽,我下次還要去買。』

我明知故問的抱著她問:『這是哪裡買的?』

女兒哭著說:『東京的扭蛋機。』

原本想讓女兒知難而退的我,一言不發地抱著孩子,我還在想要不要說『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去東京投扭蛋了』,女兒卻說:『媽媽下次我要再去買,可是現在可以陪我回去找嗎?』


那時候的我看著天早已黑透,寒流來的天氣中連空氣都是冰的,我想著剛剛好不容易走完的那段路,想著老公車子暫停在附近等著我們,而我的腰痠痛到很難受,女兒哭得滿臉是淚,我卻有止不住的鼻水,那時候的我好想強迫着孩子『馬上就給我上車回家』。


那時候的我也很想說『不過是扭蛋機的玩具』、『妳的玩具這麼多,或許,一下子就不愛了』、甚至很想把從小被對待的語言搬出來『活該,誰叫妳不保管好。』


只是,那個當下,我懂孩子正在經歷『丟掉一件心愛的東西』的難受,我只能陪著孩子一起度過那樣的心情,而不讓自己的感覺與怒氣來添亂,我抱著孩子幾乎什麼都沒說。


後來,我委婉的說:『媽媽有點累了,天很黑了,我們可以先回家嗎?』


女兒邊哭邊說:『可是媽媽,我東西丟掉很難過,如果我沒有回去找,我會一直很難受,如果回去找了還找不到,我就不一定會這麼難受。』


孩子的這一段話,我聽懂了,『東西丟了我很難過,不過我想盡力去找,即使沒找到,也盡力了。』,我的女兒在求一個『盡力』、求一個『無憾』,即使那個東西對我來說渺小到不值得一顧。


聽到孩子這麼說,我拿起了電話請老公繼續等著,而我繼續拖著大包小包的東西,帶著女兒蹣跚地走回剛剛共遊的地點,我們才剛剛走回去,還沒走的共學夥伴一看到女兒回去後,全部衝過來關心『怎麼了?』『東西忘了帶嗎?』


女兒拿起了他的玩具粉盒,邊啜泣邊說她丟了哪兩個零件,孩子們都看過那個零件,大人卻不是很懂,儘管如此,大家孩子在諾大的黑暗廣場中,幫忙找着,小珊說:『太黑了,看不到。』於是她整個人趴在地上找。


兩歲三個月的小慧把正在吃的蛋糕交到媽媽的手上,也學著趴在地上找。

 

看著朋友們這樣幫她找着,女兒的心情平復了大半,過沒多久小慧媽媽找到了兩個很奇怪的小東西,想問看看女兒是不是她遺失的零件,那跟我小拇指指甲片一樣大小的零件,剛剛好放入玩具粉盒時,大家都開心地笑了。

 

我跟女兒開心的謝謝大家,滿足地跟著我又走了一段路回去等老公來接,一坐上車女兒開心地告訴她的父親,她如何盡力地找回她的玩具,朋友跟大人又如何的幫忙,孩子說得眉飛色舞,我卻已經整個人癱坐在後座,怎麼也動彈不得。


一直到了隔天,我才找回我的力氣與聲音跟老公談這段經歷,老公帶點責備的語氣跟我說:『自己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,不要這樣搞。』


我卻回答:『我可以跟別人一樣對孩子說,我要妳馬上上車回家,可是,我知道孩子正在經歷什麼,因為我知道她正在經歷遺失一樣東西的痛,也要求個盡力跟努力過的無遺憾,我懂孩子正在面對哪樣的抉擇與情緒,所以,我更要尊重她,這是她的經歷、她的人生。』


是呀!這是孩子的人生,因為是她的人生經歷,就不該充滿我的思維與碎念。

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段又一段的經歷結合而成,現在的我,不管是當媽媽、當女兒,還是當一個老婆,我開始慢慢地學會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,我看待的不是『我要你做什麼?』


而是,真正的用心觀察,真正的去體認『你,正在經歷什麼?』

 

經歷什麼樣的情緒?

 

經歷什麼樣的感覺?

 

經歷什麼樣的人生?

 

現在的我終於懂得,當每個人都說,父母必須多『陪伴』孩子的定義,不在於人在孩子身邊,不在於罵過、唸過、打過,而是,當孩子經歷人生的許多經歷的時候,放下自己想要孩子做什麼的主導性,默默地觀察,尊重且陪著孩子去理解、去度過~~~

『孩子,現在的你正在經歷些什麼?』

mofee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